《样板时代》十七章 1 咱们家出了个孟国焘
2017-03-27 15:53:48
  • 0
  • 0
  • 1
  • 0


外公突然打来电话,着急巴慌的,嗓门挺大。这个超级老头,自己听力不好,以为别人都听不见,在电话里使劲喊。外公问我,你妈回国了知不知道。我说知道。外公问,她怎么回事?不直接回家,跑到东川去干什么?有什么企图?我母亲回国前给外公打过电话,告诉他几号回国,说回国后先到东川,然后再回省城。外公当时没有反应过来,过后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有问题。我母亲没有国内手机,外公跟她联系不上,就来质问我。还有你,外公继续喊,你跑到东川去干什么?这么多天不回来。你们在东川搞什么鬼?

我在东川干什么?我在东川办丧事,我在乔玉良的灵堂守灵。老刘去机场接我母亲了,明天一早,我们要为乔玉良送葬。这些情况,我能告诉他吗?外公也听说过乔玉良,但并不了解这个人。他不知道老刘跟我母亲是场假结婚,更不知道他从未谋面的乔玉良,才是他外孙的亲父亲。这么复杂的来龙去脉,电话里能讲清楚吗?他老人家要知道了这一切,能受得了吗?我举着手机,大声喂喂,说信号不好听不见,然后挂了电话,关了机。

外公跟我母亲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这种状况,有好几十年了。其起因,还得从文化大革命期间,我母亲跟肖力行的那件事情去追根溯源。

上世纪六九年初,我母亲受肖力行案件影响,被分配到东川地区五梁县青岗山区工作,她很不情愿。我母亲不是不愿去边远山区工作,她是离不开肖力行。她希望留在省城,以便打听肖力行的消息,及时为肖力行提供帮助。当时师院军宣队一个负责人,是外公的老部下,我母亲去找过他,希望他帮忙说句话,改变这个分配决定。军宣队负责人说这事要征求老首长的意见,他专门去郊县“五七”干校跑了一趟。结果老首长对师院的分配方案表示坚决支持,说让我母亲去山区吃点苦头,好好锻炼锻炼。军宣队负责人回来后,觉得自己不便跟我母亲面谈,就让工宣队安排人出面谈话。工宣队那位同志向我母亲转述了外公的态度,我母亲听了非常意外,也非常生气。她马上打点行装离开了省城,都没去跟外公道别。

在我母亲的心目中,外公是最疼爱她的人,无论她做什么事情,外公总是顺从她迁就她。她实在没有想到,外公这次不但没在关键的时候帮她一把,反而跟迫害肖力行的人站在了一起。以前我母亲一直认为,自己的父亲被打倒是遭人陷害,是政治运动的受害者。这以后她改变了认识,她突然明白过来,什么文化大革命什么路线斗争,他们你整我我整你斗来斗去,其实不过是争权夺利的一丘之貉。什么是特权势力?他们都是特权势力!

我母亲并不知道,外公虽然表态支持,其实内心也很矛盾。外公当然清楚,这个分配有惩罚的性质,相当于发配,但无论如何,都比政治上栽跟头强。外公革命生涯几十年,当过多年领导,经受过历次运动,以他的政治经验和洞察力,不但能认清肖力行案件的严重性质,而且能遇见到肖力行的可悲下场。在这个节骨眼上,让自己的女儿断绝跟肖力行的关系,摆脱肖力行案件的牵扯,绝对是当务之急。所以他希望女儿赶紧离开省城,越快越好,越远越好。但我母亲那时太年轻,太冲动,根本不理解外公的良苦用心。

不过表态归表态,毕竟女儿去了那么远的地方,外公总归放心不下。他找来地图,查找东川地区五梁县青岗镇,在上面画圈圈。他很想去那个地方看一看,可他人在干校,身不由己。他当时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封一封给我母亲写信。他的信千篇一律,不外乎教育我母亲,山区条件艰苦,要加强锻炼。要努力工作学习,改造思想,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要搞好群众关系,积极向组织靠拢等等。外公的字写得老气横秋,还有一大砣一大砣的繁体字。他的信写在“五七”干校的便签纸上,装在“五七”干校的牛皮纸信封里,至少每月一封。可我母亲却很少给他回信,偶尔回信,也是只言片语应付了事。外公知道女儿在记恨他,他很伤心。几十年后,年老的外公提起来这事来,还是一脸的委屈和无奈。

外公当时的盘算,是想借毕业分配的事由,让我母亲去边远山区暂避风头,待肖力行事件平息之后,再想办法把她调回来。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哪曾想到,女儿会在青岗那样的地方,找了爱人结了婚,而且这过程他事先毫不知情。男婚女嫁,人生大事啊,最起码得跟家里介绍一下情况,征求一下意见吧。不征求意见倒也罢了,她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擅自把婚结了,事后才在信上那么一说,天底下有这样做女儿的吗?这事把外公气得好几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外公官复原职以后,总算把女儿调回了省城,去了一块心病。可我母亲一调回省城,又去为肖力行的案子东奔西走,三番两次地折腾,再次让他伤透了脑筋。虽然中间一度有过缓和,但我母亲始终放不下肖力行这个人,他们父女之间的结,也并没有真正解开。

再后来的矛盾,是我母亲跟老刘离婚。外公对我母亲的婚姻,确实不大满意,但我母亲跟老刘离婚,他坚决反对。外公的观念是,既然结了婚,又是你自己的选择,何况还有了小孩,怎能随随便便说离就离。外公把离婚看得很严重,认为凡是离婚的人,都有道德品质问题、生活作风问题。可我母亲不听他这些道理,自己就把婚离了,这一次外公气得好久都不跟她说话。外公不光是为女儿离婚生气,更是为女儿不尊重他的意见生气。他觉得女儿长大以后,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在外面是个领导,在女儿面前却没有一点权威。

最让外公生气的,是我母亲出国。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国留学的还很少。文革结束以后,中国走向改革开放,外公也比以前开明,所以我母亲出国,他并没有怎么反对。相反,他觉得去国外开开眼界,学学知识,学成归国后好好报效党和人民,未尝不是好事。可我母亲出去以后,居然在国外结婚定居入了籍,不打算回来了。外公为这事在家里拍桌子,说我母亲的行径,简直就是叛国!他还给我母亲起了个批判性的名字,说咱们家出了个孟国焘!

更可恨的是,我母亲不但自己叛国,还想把我发展成接班人,跟她一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时我上高中,她让我放弃国内高考,去外国上大学。外公当然不含糊,坚决反对。我母亲两次回国,都为这事跟外公争吵。外公态度强硬,毫不妥协。这一回合,外公大获全胜。我从小在外公身边长大,思想观念深受他老人家影响。在这场关乎爱国主义的斗争中,我立场坚定地跟外公站在一起。此外,我的户口在外公家,外公不放手,我母亲也无能为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