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板时代》第十五章 2 我不想过多地责怪你
2017-03-02 22:19:03
  • 0
  • 0
  • 0
  • 0


外公当时是气急败坏,但过后冷静下来,觉得还是要跟女儿当面谈谈,做好批评教育工作。可他等了两个星期,女儿都没有回家。眼看寒冬腊月,都快过年了,外公这才想起,学校应该是放寒假了,可女儿居然动静全无,难道不打算回来了?他给学校打电话,打了好几遍,都没有人接。外公按捺不住,决定亲自去学校找她。

那是个阴冷天,街上的景物,看上去都是一个颜色。一辆伏尔加轿车,停靠在我母亲学校的大门外。外公从车上下来,他让驾驶员在外面等候,自己一个人踏上台阶,进了学校大门。我母亲调回省城以后,外公还是头一次到她工作的学校来。因为纯粹是私事,他不想惊动教育系统和学校,没有给下面打招呼,也没有带其他人。他去传达室打听了一下,然后独自往里走。假期的校园清风雅静,道旁落叶堆积。大年还没有到,性急的孩子已经买了炮仗,在操场的一头零零星星地炸,一会儿啪地一响,一会儿啪地一响。

我母亲的寝室好找,那排单身教职工宿舍,大都关门插锁,只有我母亲的房门开着

我母亲坐在寝室里,正就着个脸盆搓洗衣服,冰凉的肥皂水把她的手指冻得通红。外公高大的身躯站在门口,挡住了光线。我母亲抬头看见了他,却并没有多少意外,好像她早知道他会来,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外公踱进寝室,找了把椅子坐下来。我母亲埋着头,继续咔呲咔呲搓衣服。两人僵持着,好一阵都没有说话。

见到自己的女儿,外公的脾气就没有了。这是他心爱的女儿,他曾经看着她一天天长大,视她为掌上明珠。女儿自小失去了母亲,跟继母又亲热不起来。她看起来爱唱爱跳,活泼可爱,内心里却有她自己的孤苦。正因为这样,他才对她格外地宽容宠爱,从不对她生气发火。现在女儿大了,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小姑娘了,她有自己的思想感情,有自己的观点主张。对这个任性倔强的女儿,训斥责骂起不了作用,讲大道理上政治课,恐怕也解决不了问题。他打算心平气和地跟她分析分析情况,阐述利害,推心置腹地说说心里话。

寝室里唯一的桌子上,堆放着一叠一叠的稿纸,都是我母亲写的申诉材料。因为要递交的单位部门多,而且有的地方递交材料还不止一份,我母亲用复写纸将申诉材料反复誊写,复制了很多份。桌上和地上的字纸篓里,都有写得发白的复写纸,房间里有很重的复写纸味。外公随手翻了翻,申诉材料还有不少份,看来她还有好些单位没来得及去跑。

外公的驾驶员是个机灵鬼,他跟传达室要了盆刚炭火送来,小小的房间立马暖和了不少。外公脱下大衣,伸出手来烤火。我母亲也洗完了衣服,拖了个凳子坐过来,边往手上哈气,边伸出手来远远地烤。他们的眼睛不经意碰到了一起,两个人居然都笑了。

气氛缓和下来,外公才开了口。他说:“今天我来,是想请你回家过年。”他说话很客气,还特地用了请字。停了停又说:“你想不想儿子啊?他这么久没有见到你,睡觉做梦都在叫妈妈,孩子真是想你了。”看到女儿有些动容,就进一步劝说:“天这么冷,学校也放假了,一个人在这儿生活不方便。你等会儿收拾收拾,跟我回家去好不好?”

那段时间,我母亲在外面受了不少打击,心里憋屈。这阵外公好言相劝,她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外公挪了椅子过去,轻轻拍她的头,安慰她。待她平息下来,继续跟她谈。

“肖力行的事情,我不想过多地责怪你,只是今后不要再去弄了。你要知道这事的严重性。肖力行是现行反革命,板上钉钉的铁案,北京都知道。别说是你,任何人都翻不了。你太年轻,政治上不成熟,容易犯错误。所以要加强学习,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提高思想觉悟,站稳阶级立场。毕竟你也是成年人了,要学会懂事,不能一味地任性。你在肖力行的案子上纠缠不清,不但会毁掉你的个人前途,而且会牵涉到我们整个家庭。我刚解放出来,恢复工作时间不长,已经受到这个事情的影响。省革委市革委开会,都有人当面向我提出质问,非常被动。其实我的地位不重要,但我们家庭很重要……”

那天上午,外公跟我母亲谈了很长时间,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谆谆教导语重心长。末了外公还给我母亲一个意外的惊喜,他说上个星期给青岗发了电报,邀请刘老师到省城来过年团聚,刘老师回了电,并且已经动身,估计明后天就该到省城了。外公还提到了给老刘办调动的想法,他说我母亲长期一个人不是个事,把刘老师调到省城来,夫妻俩组成个像样的家庭,也方便孩子的教育成长。听说老刘要到省城来过年,我母亲很高兴,但她对给老刘办调动却反应冷淡。这让外公莫名其妙,觉得这个女儿真是越来越不好理解。

那次谈话总的效果不错,我母亲真地放下了肖力行的事情。外公的劝说,当然起了一定的作用,但更主要的,是我母亲对这个事情失去了信心。一番东奔西走,毫无结果。投诉没人接待,讲道理没人听,递交申诉没人接收,寄出去的材料,也都原封不动退了回来。校革委会开始过问这个事,向她提出了警告。学校的教职员工也知道了,大家都离她远远的,生怕沾染嫌疑。有关心她的同事私下劝她,说人都不在了,平反不平反还有什么意义,重要的是过好自己的日子。更让她为难的是,肖力行的父母来找过她,请求她不要再搞肖力行的事,说他们年纪大了,承受不了这个压力。肖力行父母的苦苦哀告,弄得我母亲心灰意冷。

那天我母亲同意了外公的要求,收拾东西,跟外公回了家。过了两天,老刘也到了,家里一下子热闹起来。上次我母亲调动工作,老刘送我们母子回省城来过一次,这是他第二次到我们家。老刘后来跟我说,外公发电报,让他去省城看儿子,一起团圆过年,他很犹豫。按理说,他没有资格大老远去凑这个热闹,但他实在不愿忤逆老爷子的美意,同时也担心老人家看出他跟我母亲婚姻的破绽。老刘说,那年三十晚上团年,老爷子异常高兴,一直把我抱在腿上。一大家子欢聚一堂,在爆竹声中举杯同庆,辞旧迎新,其乐融融。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