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板时代》第十五章 3 政治就是一面旗帜
2017-03-03 17:35:35
  • 0
  • 0
  • 1
  • 0

第十五章

3

一九七六年W革结束,中国的历史掀开了新的篇章。报纸电台开展检验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批判“两个凡是”。造反派被清洗,老干部重新上台。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理论被一笔勾销,抓生产建设搞国民经济成了全D全国的工作重点。

十一届三中全会过后,全国开始平反冤假错案。我母亲希望重燃,她再次联络肖力行的家人。此时,肖力行的父母已经依据国家的有关规定落实了政策,双双摘掉了右派帽子,他们对申请平反肖力行的冤案也充满了信心。跟肖力行案件有牵连的其他人也参与进来,新的时代每个人都有了新的面貌。大家齐心协力,一起来为这个案子奔波忙碌。

借助天时地利,七九年四月,肖力行及其M列主义学习小组的冤案终于有了结果。法院按照中央的有关规定,对案件进行重新审查,作出了再审判决。再审判决书说,经再审查明,原中国人民解放军某某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对肖力行等六人的反革命集团案的判罪定刑,从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上都是错误的,应予纠正。并宣布了两条改判内容:一,撤销原判决,二,宣告肖力行等六人无罪。根据这份再审判决书,该案涉案人员都解除了刑罚,在押的全都释放,所在单位,还为他们补发了工资。大家都对这个处理结果表示满意。

但是,我母亲不满意,她认为这一纸再审判决太过简单。她向有关部门提出:1.为肖力行下达正式的平反文件;2.召开肖力行同志平反昭雪追悼大会;3.追认肖力行为革命烈士。这可让组织上为难了,没有人敢作出答复。我母亲又犯了倔,不答复就不放手。她又跑了很多的路,有关的部门无关的部门她都去找。那时外公因为在文革中跟造反派关系暧昧,政治态度不清白,已经再一次靠边站,既不当政也不掌权,对我母亲也不怎么干涉了。但我母亲没完没了地折腾,他实在看不下去,说:“改判无罪就等于平反了,难道还非要让党和人民给你低头认错?”我母亲回敬他:“肖力行人都没有了,他们认个错不应该吗?”

我母亲的一再坚持,终于引起了领导的重视。他们安排了时间,由复查冤假错案的一个副组长接待我母亲,做她的思想工作。没想到这个副组长还是个熟人,当年我母亲师院毕业分配时,他是师院工宣队的,就是他代表工宣队跟我母亲谈的话。一晃十来年过去了,当年的工宣队员摇身一变,负责平反冤假错案了。这个社会上就有这么一种人,无论世道如何变化,他们总是立于不败之地,总是在台上控制局面。你不服气不行。

副组长也不像当年那么年轻了,他胖了一些,一身笔挺的中山装使他看上去比以前成熟老练。他很正式地跟我母亲握手,然后坐下,用居高临下的亲切口吻开了头:“今天,我是代表组织来跟你谈话。怎么样?有什么要求尽管跟我提。”

我母亲把重复了无数遍的要求又诉说了一遍,同时交给他一份书面材料。这份材料副组长应该看过,但他接过来,仍然翻开一页一页地看,很认真的样子。看差不多了,放下材料,他郑重地说:“我可以明确地答复你,下达正式的平反文件,这个可以。登报、开会、追认烈士,这些就不必了吧。我们要注重解决实际问题,安排工作岗位呀,解决生活困难哪,恢复组织关系呀等等。跟肖力行同案的另外几位同志,都面临这些问题,我们正在着手解决。”

“为什么不能登报开会?为什么不能追认烈士?为什么?”我母亲毫不退让,一句一句盯上去。

副组长并不在意我母亲的咄咄逼人。就像以前代表工宣队跟我母亲谈话一样,他掏出根香烟,在金属烟盒上稳稳地跺齐,打了火机点着,喷出变幻莫测的蓝色烟雾。吸了两口烟,然后才缓缓地说:“你知道,全国各地,像肖力行这样的情况有多少?说成千上万也不算夸张。都追认烈士,都给登报开会,那可能吗?”

“东北有个张志新,不是追认革命烈士了吗?还开了平反昭雪大会,《R*民R*报》《G明R报》都刊登了。为什么肖力行就不行?”

“是的,现在社会上在宣传张志新,揭露四人帮极左路线的迫害,体现我们D实事求是、拨乱反正的精神。但这是个典型,是个代表,不能多,多了就构成阴暗面,就会适得其反。我们要考虑宣传的效果,考虑群众认识接受的程度,考虑舆论的正面引导。”

我母亲被他说得没有了话,但还是想不通:“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没有什么对与不对,说到底,就是个政治需要。”副组长吸烟,蓝色烟雾在他的面孔上弥漫变幻,“我们就说肖力行吧,当初把他打成是“五一六”,反G命,是政治的需要,现在纠错平反,也是政治需要。政治是什么?政治就是一面旗帜,我们呢,就是站在旗帜底下的人。旗帜往哪个方向飘,我们就往哪个方向站,对吧?肖力行这种人,错就错在跟旗帜的方向相反,相对立。所以呢,我们要从肖力行身上吸取教训,做正确的选择,不能一味地执着于个人的想法和要求。要顾全大局,相信组织,服从政治。对吧?”

我母亲望着这个人,心里琢磨他那个旗帜的比喻,觉得这人挺厉害,也挺可怕。他净说大实话,让你把问题看到底,从而打消你不切实际的念头。我母亲忽然有所醒悟,觉得政治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东西。她从小接受的那些思想教育,那些塞满脑子的理想,主义,信仰,精神,都成了一堆空洞无物的东西。肖力行追求革命探索真理,为之付出了生命的代价,那种抛头颅洒热血奉献牺牲的崇高,在他这儿居然不堪一击,一下子失去了份量,变得比鸿毛还要轻。这比前些年肖力行父母亲的苦苦哀告,还要让她寒心。她再也无话可说。

这次谈话改变了我母亲,她彻底放弃了为肖力行平反昭雪恢复名誉的努力和坚持。她觉得这一切都已经毫无意义,无足轻重。几年以后,她得到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义无反顾地踏上了远赴海外的旅途。在她的心中,还残存着肖力行的遗愿,她要去看海,她要去看看海的那一边是个什么样子。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