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板时代》第十四章 3 双龙潭
2017-03-01 12:34:38
  • 0
  • 0
  • 0
  • 0


青岗镇用上电,是托了广播放大站的福。建立广播放大站,是为了贯彻落实毛主席“努力办好广播,为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服务”、“农村广播网一定要办”的光辉指示,是为了让广大贫下中农革命群众,能及时听到北京的声音,所以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办广播放大站要用电,青岗不通电,得自己发电。县里拨下款来,购买了一台五千瓦的交流发电机,和一台八马力的立式柴油动力机。公社放大站用上了电,公社作为近水楼台,率先点上了电灯。公社电灯一亮,镇上各单位眼馋了,都来要求拉线通电。

最开始是与公社一墙之隔的供销社。供销社每月要盘点,一盘盘到深夜,提着马灯照不清楚容易出错,强烈要求用电灯。供销社是关系单位,来点紧俏物资,对公社干部都是优先照顾。就说听半导体收音机吧,不供应干电池你听个屁呀,所以这个不好推脱。然后是卫生院,说晚上要看急诊,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公社干部也好,他们的家属亲人也好,谁没个生疮害病的时候,所以卫生所也不能拒绝。再之后是粮站、食品站、邮政所、储蓄所、农技站、排灌站。镇上的单位都来要求,都有各自的理由,也都跟公社有着各种各样的关系,都通了电。青岗中学离得远,费了不少事,最后还是沾上了光,通了电。

供电用户不断增加,电力越来越吃紧。又向上级打报告,买了台十二马力的轮式柴油动力机。这个庞然大物马力强,但发的电还是很有限,只能勉勉强强维持。电压不稳是个常规现象,电灯总是忽明忽暗。停电也是家常便饭,或者缺柴油了,或者机器出故障了,或者线路烧坏了。以前没有电,日子也过了,可现在遇到停电,就非常不习惯。

陈部长最恨停电,每逢停电,就要骂几句娘,因为停电影响晚上排练。别人停电,会找出煤油灯来点,他不,回到寝室,他就在黑暗里待着,好像专门跟停电赌气。有时他也会拉着乔玉良出门,到黑灯瞎火的镇上转一转,消消气。有时干脆拿上衣服,带乔玉良去清林河游泳洗澡。陈部长讲究清洁卫生,喜欢洗澡,而且游泳,也是他的一大爱好。

走出青岗镇,沿清林河边溯流而上,穿过一片松林,里面有个河潭。潭水很深,也很凉。嶙峋的山崖环抱着河潭,涨水月份,会有两匹瀑布从上游的崖壁挂落下来。传说潭里藏着一大一小两条龙,故名双龙潭。双龙潭幽暗阴森,白天都少有人来,夜晚更没人敢来洗澡。乔玉良水性很好,但胆子小,要不是陈部长带着,他根本不愿意到这样的地方来。跟陈部长一起,虽然能壮胆,心里还是发虚。他紧跟着陈部长,生怕离得远了一点。

陈部长洗澡之前,要先在潭里游上几圈。陈部长胆子大,他好像不知道什么叫做惧怕。陈部长体格好,水性也不错,游起来动静很大,河潭里都是他搅动起来的声音。已是暮秋季节,潭水冰冷。乔玉良本来不想下去,又害怕一个人留在岸上,只好也脱了衣服下水。他游得很轻,贴在陈部长身边,如影随形。陈部长拍打出来的浪花扑溅在他脸上,他不时地抹一把。游着游着,胆子就大了一些。他觉得只要跟陈部长在一起,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他甚至觉得,陈部长和他就是潭里的两条龙,陈部长是那条大龙,他是那条小龙。

几圈游下来,陈部长还不尽兴,还要朝着环绕的山崖吼两嗓子“打虎上山”:“抒豪情立壮志,面对——群山——咹咹咹咹咹咹!”陈部长赤身裸体,站在潭边的草地上,打开手势比划着杨子荣。朦胧的月光勾勒着他光赤条条的身形,河潭里面影影幢幢的怪石峭壁都在给他回应:“咹咹咹咹咹咹……”。看着陈部长壮硕的身躯,豪迈的姿态,耳朵里回荡着杨子荣直冲云霄的雄心壮志,乔玉良深受感染,觉得自己也充满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游过泳后,两人才在潭边水浅的地方洗澡。

他们相互为对方搓背打肥皂。陈部长农忙时节下基层去干了十来天农活,人晒得乌黑。腰胯那一截没有晒着太阳,被衬得格外地白,看上去像穿了个白裤头。

乔玉良为陈部长搓背很卖力,他担心自己气力小,陈部长不过瘾。陈部长背部宽阔结实,像一匹顽强的山岩,硬棱棱的肌肉蓄满了雄性的力量。但陈部长护痒,一搓到腰杆就不行了。他扭动身子让出去,咯咯咯傻笑。他笑得那么放肆,弄得乔玉良束手无策,很难为情。

陈部长为乔玉良搓背却很斯文。一双大手在乔玉良身上轻轻地搓揉,一寸一寸地挪,好像生怕把他搓疼了似的。他给乔玉良打过肥皂,还要细细地挠上一遍,每个地方都要梳理到。乔玉良撑着岩石,体会着背上那双大手的细致轻柔,感受着那种无微不至的体贴关怀。他觉得陈部长不仅是组织上的领导,更是一位会关心人爱护人的兄长。

“你怎么这么白?”陈部长曾经奇怪地问他。

乔玉良不知该怎么说。他在生产队天天下地干活,太阳也没有少晒,可就是晒不黑。他为自己皮肤白感到惭愧,因为这很容易被人认为是没有好好参加劳动锻炼,没有跟贫下中农打成一片。

陈部长夸乔玉良游泳游得好,乔玉良对陈部长的游泳技术更是赞不绝口,因为在青岗山区,会游泳的人确实很少。陈部长说自己以前也是个旱鸭子,还是在部队上学会的游泳。他说在部队那几年真是没有白过,在那里学会了很多原来不会的东西。

解放军真是个革命大学校。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