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板时代》第十五章 1 那就把她给老子关起来
2017-03-02 15:46:52
  • 0
  • 0
  • 0
  • 0


母亲回国了。她昨天晚上落地上海,今天中午从上海浦东机场转国内航班飞东川市,老刘开车到东川机场去接她。照说我应该去机场迎接母亲,但灵堂不能没有人。而且我现在是乔玉良的儿子了,我得在这儿为他守灵,做孝子,虽然我并不情愿承认这个父亲。

到灵堂来祭奠的人,我大都不认识,主要靠老刘接待。现在老刘不在场,我不得不出面应付。好在今天来的人比昨天明显见少,这阵是下午,基本就没什么人来了。考虑到会有人送礼,老刘昨天备了礼单放在桌子上。不过时至现在,送礼签名的不过十来个人。

一个人待在灵堂百无聊赖,我也学老刘点了根烟抽。昨晚听了老刘的讲述,我对老刘有深深的同情。我觉得我母亲跟他那场假结婚,对他极不公平。但老刘说这没什么公平不公平,结婚也好,离婚也好,都是他自己愿意。老刘了解我母亲,他不认为我母亲是个薄情寡义的人。他认为我母亲的感情不在青岗,在省城,说我母亲这辈子心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她念念不忘的肖力行。他说:“你要是了解你母亲对肖力行的感情,你就知道她这人的坚贞执着,情深义重。”这方面的情况我当然有所了解,所以我部分地赞同老刘的说法。

一九七一年,Z央出了L彪事件,W化大G命的形势发生了一些变化。一九七三年,Z共十大过后,一批被打倒靠边站的老干部陆续解放出来,重新亮相。我的外公就是在这一年离开了“五七”干校,回到省城恢复了工作,重返领导岗位。

外公上台后不久,就着手安排我母亲的工作调动。女儿远在他乡,一直是外公的一块心病。那年头,工作调动可不简单。一般人办理调动,跑个三年五年算快的,熬个十年八年也不稀罕。有的夫妻两地分居,跑了一辈子调动都没个结果。特别是像青岗这样条件艰苦的边远山区,更是进去容易出来难。能从青岗调到县里,就算是一步登天了。越过五梁县,越过东川地区,直接从青岗调到省城,那简直就是个神话,说起来都没人相信。但对我外公这种身居高位的省级领导来说,这没有多大困难。

我母亲调回省城,工作上有两个选择。一是去中学当老师,二是到文化单位干行政。我母亲选择了当老师。外公也赞同我母亲的选择,说女同志做教师是个好职业。可外公哪里知道,女儿有自己的算盘。她选择当老师,是因为学校能提供单间寝室,方便住校。而这次她选择住校,不光是为了独立生活,更是为了行动自由,因为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我母亲在那个学校,还是任音乐教师。因为要上班,她把我放在外公家抚养。外公家有保姆,还有做医生的后妈阿姨,基本不用她操心。工作和孩子都安排停当了,我母亲就开始行动了。她的第一步,是联络跟肖力行关系密切的人。她希望大家一起来商议,一起来搜集整理材料,为肖力行及其反G命组织案件提出申诉,澄清冤案,争取平反。

她去了肖力行的家,肖力行家里的人知道了她的身份和来意,吓得直打哆嗦。从F右到W革,从家长被打成右派,到儿子成为现行反革命,被公判枪决,这个家庭真是雪上加霜多灾多难。他们被运动整怕了,而且他们一家,都被Z政J关严密监管,哪敢轻举妄动。所以他们一再表示,早就跟肖力行那个反G命分子划清了界限,说他们坚决拥护镇压反G命,说他们坚定地站在M*主*X的无产阶级G命路线一边。

我母亲又找了跟肖力行同案的另外两个人。这两人一个被判有期徒刑,因为服刑期间患病,保外就医,另一个参与程度较轻,判的监外执行。这两人也跟肖力行的家人一样,不愿也不敢参与这事。他们认为,肖力行和M列Z义学习小组这么大的案子,人都枪毙了,根本不可能翻案。到时候目的达不到不说,还会引来更大的祸患,招致更加严重的打击迫害。他们和他们的家里人都因为这个案子受够了罪,不想再惹麻烦。

我母亲还去找了其他一些跟此案有牵涉的人员,可人家一听说是这事,就一个劲摆手,连句多余的话都不肯讲。有的人干脆把她轰了出来,并警告她不许再来找他们。这些人的态度,让我母亲既寒心,又难过。她知道,这些人是把自己遭受的苦难,都算在肖力行的账上了,认为这一切都是肖力行造成的。Z治恐怖和残酷迫害,不但使他们丧失了为真理斗争的勇气,也让他们失去了明辨是非的能力。苟且偷生这个词虽然刻薄,却也饱含辛酸。

屡遭碰壁,并没有挫败我母亲的决心,反而更加坚定了她的斗争意志。没有人敢出来参与,她就自己一个人干。她花了大量的时间收集材料。从M*主*X的最高指示,到Z共Z央的各种文件,从肖力行学习M著和M列的读书笔记,到他所写的各种文章,从M列主义学习小组的纲领宗旨,到该组织成立以来的一系列活动内容。她把这些材料归纳整理,写了《关于肖力行及其M列Z义学习小组案件的申诉》。下一步,就是向有关部门递送申诉。

在这份长达五十多页的申诉中,她分析了M列Z义学习小组的Z治性质,列举了一系列的理论和事实依据,力图证明肖力行他们是热爱挡、热爱社会主义、信仰M列、捍卫MZD思想的革命者,是真理的探索者。关于肖力行的《论唯出身论的反动》,她也阐述了自己的看法。她认为“唯出身论”就是极左思潮,它剥夺了家庭出身不好的子女改造思想、追求G命的权力,它划分社会等级制造社会矛盾,对挡和人民危害极大,肖力行对“唯出身论”的批判,反对的是Z治上的不平等,反对的是特权势力,是正义的行为。

我母亲到有关部门递交申诉,消息自然瞒不过外公。外公听说女儿回来后到处乱跑,去为现行反G命肖力行鸣冤叫屈,妄图翻案,他老人家气得火冒三丈,觉得这个女儿简直荒唐幼稚得不可理喻。他拍着脑门说,早知这样,真不该急着把她调回来。汇报情况的秘书一走,他就操起办公桌上的红色电话,跟GJF和其他相关部门挨个打招呼,一是严正声明,说他女儿弄这个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表示坚决反对,二是要求他们统一态度,对他女儿做到三不:不接待,不接收申诉,不听她胡说八道。有人在电话里问:“可她一趟又一趟跑来找,我们怎么办?”外公捏着话筒狂吼:“那就把她给老子关起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