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板时代》第十六章 2 星期六的演出很轰动
2017-03-05 18:17:04
  • 0
  • 0
  • 1
  • 0

星期六的演出很轰动,效果比预想的还要好。

公社宣传队要演《智取威虎山》全场大戏,公社放大站专门播放了特大喜讯,广大人民群众无不欢欣鼓舞。这场戏原先是准备放在红旗公社的礼堂演,后来预计观众太多容纳不下,改到车坝演出。车坝地势开阔,场地上站满了,还可以往后面的山坡上站、田埂上站。车坝有个木头搭的台子,看上去简陋,实际很结实。台子是几年前为开批斗会搭建的,批斗过不少人,也用来搞文娱宣传,放露天电影。自从搭建了这个台子,车坝就成了青岗的政治文化中心,所有的群众集会,都是先到这里集中开大会,然后再去镇上游行。

这天中午吃过午饭,宣传队的人就忙活起来。车坝离公社不远,但毕竟是全场大戏,东西多,刀刀枪枪成箱论捆的,一样一样全都要搬过去,得跑不少趟。最费事的是舞台布景,好在那些景物都是陈部长亲自设计,请手艺最好的木匠师傅做的,不但在舞台上立得起来,还能拆卸装箱,便于搬运。一面猩红的绒布在台子前方拉起来,就是大幕。大幕不够宽,遮不全,顾了这头顾不上那头,最后只能就中间。农技站的电工来帮忙,叼着烟卷拉电线,爬上梯子把百瓦大灯泡挂在台子上头。公社广播员抱来了放大站的扩音器,架起了广播喇叭,为领导讲话做准备。麦克风拖着长长的线,放在台子正中间的桌子上。广播员在台上反复调试,不时拍打蒙着红绸的麦克风,喂喂喂,噗噗噗,呜儿——呜儿——。

大戏晚上才开演,可有人等不及,下午车坝上就来了不少看热闹的闲人。近水楼台先得月,附近的居民和社员为了抢占有利位置,早早在车坝上摆了凳子。大人还在地里忙活路,扛着凳子来占位置的大都是孩子。孩子们来了就不走了,有的在凳子之间皮闹玩耍,有的围着车坝外边的谷草垛追来打去,唧哇乱叫。工作人员搬来了一二十把藤椅,放在前面两排,那是领导们的席位。藤椅一来,所有的凳子都得依次往后挪。腾挪中有人占便宜有人吃亏,大人小孩相互吵架。天色越来越暗,人越来越多。直到晚上大戏开锣,远处蜿蜿蜒蜒的山路上田埂上,还有不少人打着火把在往这边赶。

演员们晚饭吃得早,也吃得简单,苞谷糊就蒸红苕。陈部长鼓励大家好好演,说演出过后有加餐,酒肉招待。陈部长的话,让大家都抱了指望,二话不说,抓紧时间化妆换服装。化妆就在台子后边的杂草地上,围了一圈席,挂了灯,摆了桌子,放了镜子。以往放露天电影,常有人在这里撒尿,臊臭臊臭的。还有屎,踩到的人骂骂咧咧,在草地上蹭脚。

八点来钟,百瓦灯泡亮起来,台子上大放光明。公社文书上去主持,区革委和公社革委的领导逐个登台讲话,讲国际国内的大好形势,讲革命样板戏的伟大意义,传达上级领导的指示精神,号召广大贫下中农革命群众认真学习样板戏,搞好普及样板戏的革命工作。扩音器效果不好,不时发出啸叫。台下的观众闹哄哄一片,不断有新来的人在加入。找位置的,寻人的,喊孩子的,大呼小叫。直到锣鼓乐器响起,大幕拉开,场面才安静下来。

排练了三四个月,第一次登台演出,宣传队的演员们卯足了劲,一个个上台生龙活虎,不遗余力,都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全场大戏演得着实不错。

参谋长这次的表现比较理想。人家到底是卫生院的炊事员,白米干饭没有少吃,身体比一般人要好,白白胖胖披个军大衣,有点首长的气派,而且唱起戏来也底气十足,镇得住场面,只是斯文态度上,比足智多谋的参谋长差了一截。扮演李勇奇的劁猪匠也不赖。劁猪匠说起来干的是粗活,其实相当于兽医中的外科医生,而且对于猪来说,劁猪匠更像是搞计划生育的工作同志。李勇奇的性格是外表鲁莽,粗中有细,给他一演,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不消说,大家对陈部长的杨子荣评价最高。那唱腔那形象,那身段那功夫,都跟剧照上的杨子荣有得一比。“打虎上山”那一场,基本上就是杨子荣一个人的戏,既要扬鞭跃马穿林海跨雪原,又要抒豪情立壮志面对群山,还要挥枪打虎撼山岳震深渊。陈部长单枪匹马连唱带奔忙,整个舞台没一个地方闲着,充分展现了革命战士不畏征途艰险的英雄本色。

其他演员也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夹皮沟的群众,人人苦大仇深。小分队的战士,个个英勇顽强。座山雕那帮匪徒,反面人物嘛,全都是屁滚尿流。还有乐队,刘老师的京胡领得起,其它乐器跟得上,京剧锣鼓也比以前好多了,敲打得稳准狠,为演出增添了光彩。

当然,演出中也出了不少纰漏。李勇奇的母亲横蹉步没有蹉好,失足摔了一跤,参谋长的手枪没有别稳,掉下来砸了自己的脚,雪山行军攀悬崖翻跟斗,两个战士的披风绞缠在一起,半天撕扯不开等等。特别是最后一场,除夕夜威虎厅,解放军战士和民兵们跟众匪徒群体武打,那更是乱得一塌糊涂。此外还有背错台词走岔位置衣服扣扭了扣子等一些小毛病。不过这都不算什么,群众性的演出嘛,出点纰漏在所难免。只要不闹出大的过节,不上纲上线,大家一笑就过去了。而且观众嘻哈一笑,还活跃了气氛,形成了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

情况最最糟糕的,还是小常宝。本来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供销社营业员已经有所长进,但她上场过于紧张,唱到高音还是控制不住,漫山跑调羊叫一般。台下观众一片起哄,甚至有人吹口哨轰她下台,弄得很难堪。可奇怪的是,下来后陈部长不但没有生她的气,不但没有板起脸批评训斥,反而还安慰鼓励了她几句,把她感动得眼泪巴碴的。

不过这次演出最让陈部长满意的,不是别人,而是乔玉良。乔玉良演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解放军战士,别说唱段,连对白都没有。但人家照样演得严肃认真,一丝不苟,举手抬足都很标准,让人佩服。尤其是他化妆过后的扮相,真是清秀俊美,一身解放军军装,更衬得他英姿飒爽,顾盼生辉。全场大戏所有演员,他是最上看的一个。

演出差不多两个来小时(每场幕间换布景花费了不少时间),全场大戏结束。演员们站在台上拍着巴掌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欢送观众离场,一个个激动得两眼放光。过后好几天,大家都沉浸在兴奋之中,回味无穷,一张口就要提到那天的演出。

演出过后的加餐办得很好,果然有酒有肉。区委和公社革委的领导亲自到场,对演出给予了高度评价,一同举酒表示祝贺。同志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人一得意就容易放肆,那晚上好几个人都喝醉了,唱的唱嚎的嚎,丑态百出,活像威虎山上下来的土匪。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